插翅也『难飞』

段忠义牧师(南非华人行道会)

SA map (web).jpg

南非:很难飞,即使插翅也难飞!

   首先这就说明了对华人世界而言,南非就是一个很遥远的『地极』,搭飞机再转机要近二十四小时的行程,並且还有六个小时的时差! 

南非:在非洲大陆的地图上如同一个 “?” 

   问号末端的那一点就是最南端的南非共和国。在这非洲大陆里充满了问题,诸如艾滋病、黄热病、虐疾...,又如一夫多妻制、精灵崇拜、巫医巫术...;再加上种族冲突、暴力、屠杀、内乱及内战等,不一而足。

南非:天时、地利、人不和!

     自然风景举世闻名的南非,却曾是一个“人不和”的国家,例如种族隔离、种族战争、白人与黑人的历史包袱及真相等。由上述之情况,今略谈南非华人宣教的情况: 

     早期的“老侨”意指南非出生的前几代,他们也受到种族隔离制度的迫害,当时的天主教接纳他们上学就读,故多数是天主教徒。他们的华语能力已失丧,皆以英语为母语,且习惯当地的生活及文化,成了标准的香蕉型(外黄内白)。这些老侨与后来的新侨虽皆来自亚洲,但在语言、文化、食物等各方面都有隔阂及差异,故较少往来联系。所以谈到南非华人宣教的情况时,指的是过去近三十年来的“新侨(新移民)”福音事工了。

生命之道活在生话之中

          自1995年,南非第一位黑人总统曼德拉就任后,因与中国大陆建交而开始了许多大陆人移民前來南非生活或工作,其中一个原因也是为了让孩子们有机会接受英语教育。然而其中许多是所谓的『黑户』,也就是非法居留者或申请难民证者或假结婚者。

          要向新侨传福音,鼓励他们来主日聚会,教会就要协助他们解决各种问题,例如语言、开车接送、提供住宿饭食接待、帮忙孩子找学校、做医院探望、监狱拜访;教会要开设(兒童)中文班及(成人)英文班,还有协助婚、喪、喜庆的安排等等,缺一不可!因此,将生命之道活在生话之中,藉着生活中的一点一滴来接触他们,进行撒种的工作,将神的爱、神的道传出,邀请他们进入神的家,教会与新侨才能成为密不可分的朋友和家人。

          所以,‌南非华人宣教必须是长期性和持久性的,正如『十年树木、百年树人』。然因各种原因,有些华人牧者或宣教士多是短期型的服事,面临装备不足、语言欠缺、安全考量、孩子教育与支持不足等许多因素,而不得不中断并离开了南非宣教工场。单身女宣教士(华人)在非洲的土地,还需面临非洲文化的冲击和与西方宣教士的挑战等。所以来南非做华人宣教,必须要有長期委身的宣教心志为佳。

麦子落下,不再飞了!

          我与家人来南非近三十年,特别值得感恩的是:1)在台湾本地的客家庄学客语及向客家同胞传福音并建立教会;2)在不同环境服事中接受语言装备;3)有長期忠心代祷及支持的母会;4)有輔助及关怀我们的差会。

  还要特别感谢过去多年来,有许多牧者、宣教士、短宣队等前来南非与我们一起服事,见证神做新事、神做大事!今年3月11日还有来自中国的苏州行道会,由牧长带领教会同工及弟兄姐妹们前来协助这里的移民,并成立开普敦华人行道会。

          愿主带领及成全,未来有更多愿意委身前来南非及非洲的工人,开拓和建立教会,不仅是在华人当中,也在当地百姓当中。我与师母在退休后会继续留在南非,会继续走在南非的土地上,一直到落地安息,候主再來!

SIM East Asia